国际新闻-开豪车从休斯敦"坑蒙拐骗"到亚特兰大 他们收获感动(组图)

开豪车从休斯敦"坑蒙拐骗"到亚特兰大 他们收获感动(组图)
2016-3-8 出处:名车志Daily 我要评论(0)


我们将要和劳斯莱斯魅影横跨南部,我们的口袋空空,除了一脑袋坏主意之外什么都没带。

有人偷走了我们所有的东西。我们身上没有钱,没有信用卡,没有驾驶证,并且身上没有任何形式的身份证明,就是——什么都没有。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眼前这台价值39万$(约255万¥)的粉蓝色劳斯莱斯魅影。所以,在从休斯敦到亚特兰大的旅途中,这台无辜的劳斯莱斯将作为我们唯一的筹码用来换取食物、汽油以及在新奥尔良的酒店房间。

“ 这台拥有可升降的胜利女神头标的尤物,加上两个满嘴跑火车的男人到底能走出多远呢?


魅影的前机盖几乎和密西西比河三角洲一样长一样宽,下面藏着一台V12发动机,额定功率为624马力。它在法定限速下巡航起来很慵懒,以至于告知你发动机还有多少动力可以压榨的“功率储备”表所显示的仅仅只比100%低了那么一两个小格子而已。

然而此时我们对探究魅影的动力兴趣不大,因为更快消耗燃油只会让我们更快地面对需要乞讨燃油的残酷现实。所以,离开了休斯敦,我们设置了自适应巡航,像是沼泽之王一样飘过I-10高速公路,试着不要去想那些可能会出问题的环节。


在乘客的座位上,我脱掉了鞋子,把脚埋在山羊毛的地毯里,并愉快地呼了一口气。日程问题导致我需要临时乘坐灰狗大巴来到休斯敦的始发地,那段旅程的所有体验都和你想象中的一样糟糕。另外,天还下着雨。


在车站外,我们迎来了第一个粉丝的搭讪。“这不是一台劳斯莱斯吗?”那人喊道,“我了解这辆车的一切。因为说唱歌手RickRoss也有一台。”


RickRoss——美国歌手唱腔随意,擅长R&B
而在这种缘分天注定的时刻,我的搭档——专题编辑Jeff Sabatini,及时地将他iPhone里面RickRoss的歌放了出来。在信号灯变绿之前,Sabatini把车窗打开猛飙了一首“贫民窟的亿万富翁”。我们的新朋友对我们竖起了大拇指。

这台车的标志性星空内饰正散发一种朦胧的光芒,这是极赋特权的人才能享用的私人空间,当然还包括此时此刻的我。1340根光纤被编织进车内顶篷上,我伸手去触摸一个光电,确认它是真的,并在天花板上留下了一点油腻污迹。但是此刻无暇欣赏,我们又渴又困,在得州博蒙特市郊外发现了一家星巴克。很显然,第一次行骗的时机已经成熟。


我们停到车道摄像机的视野内。“我能帮你吗?”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扬声器里传出来。

Sabatini开始了在接下来的两天里令我们无比熟悉的行话。“你好,”他说,“我们想要两杯咖啡,但我们遇到了一点问题,我们的所有东西在刚才被偷掉了。我想是不是可以用这种方式来付钱,如果我能给你写一张借条,之后我们可以把钱打给你。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可笑,但或许你可以把咖啡记在账上之类的。”

“让我先去问问我的经理吧。”那声音说道。不到20秒钟之后,我们再次听到了,“有什么可以帮你吗?”

我们面面相觑的看着对方,完全没有挑战,竟然就这样蒙混过关了。我们迅速地下了饮料的订单——两杯朴素的豆乳拿铁,还要了一些三明治。但当我们来到拿取食物的窗口时,他们给了我们饮料,但经理否决了三明治的提议,为此收银员大汗淋漓地进行了道歉。

“我希望你们接下来一切顺利。”她说。

“一切已经好了起来。”我回答。

重新上路两个小时之后,我们开始感觉到星巴克那个经理缩减订单所带来的副作用。在饥饿的感觉刚刚浮现的时候,我们刚好来到路易斯安那州拉法叶县的外面——这里是印第安美食天堂的心脏地带。

在进行一番搜索之后,我们决定了下一家“行骗”的目标:蓝狗咖啡厅。这是一家和美国传奇艺术家GeorgeRodrigue笔下角色同名的小餐馆,他们提供午间畅吃的开胃菜和汤,我们迫不及待地用魅影来“赢得”这顿霸王餐。

我们把车停在最显眼的位置,天下着雨,使我们有机会来利用魅影的内置雨伞——它们在每个A柱的门边框下方镶嵌着,按一下就可以弹出来。


我们进了餐厅,一个在此工作的小伙子向我们打了招呼。他可能是经理助理,但他是除了酒保之外店里唯一一个人。所以我们这场“骗局”也没有多少观众。

“好棒的宾利。”他说。

“呃,事实上这是一台劳斯莱斯。”

“那就更好了!”他说,“你们有什么需要吗?”

“我们的东西都被偷了。”我开始了。

“我们想要去亚特兰大。话说我们在一个新奥尔良的美食博客上看到这个地方,我们真的很想来试一试。但是,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们没有任何钱。”

这伙计停了下来,给了我们一个疑惑的眼神。“让我把经理叫来吧。”一两分钟后,DanielleAguillard出现了。她看上去很忙也很狐疑。

“我们真的希望吃一点午饭,”Sabatini说,“我们一到亚特兰大就可以尽快付钱给你。”

“我需要看一下可以证明你们身份的东西。”她说,Sabatini含糊不清地说了一下名片之类的在车里就朝车子走过去了。


“我知道打着劳斯莱斯的伞过来要求免费吃午饭很怪异。”

我说道,差点就露出了马脚。Aguillard紧张地笑了起来。

Sabatini带着一张名片回来了,在背面写上了他的手机号码,然后一切就尘埃落定了。我们落座之后可以点任何想要吃的东西。因此,我们喝了几杯啤酒,与此同时等待着海鲜拼盘的上菜,堆满了虾蟹和香肠。很快碗就被舔得底朝天了。吃完霸王餐之后我们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看到这里大家可能开始好奇,为了把故事说得有趣我们还能“骗”到多少免费的东西呢?并且说实话,当时我们差不多也开始思考同样的事情。

“我们是否能以魅影换取一天免费的SPA疗程呢?擦皮鞋或者剪头发?在奥特莱斯商场疯狂购物?我不得不承认骗人是一件相当令人上瘾的事情,但把运气用到底的结果却带来了无尽的愧疚。

实际上我们身上确实有钱和信用卡,并且还有一个可以随便花的赫斯特公司账户。所以我们回到了餐厅里面,再次要求见Aguillard,然后我们和盘托出了一切。


“我们只是想看看开着这台劳斯莱斯到底能得到些什么。”我说。而她对此回答说:“无论你们开什么车我都会让你吃饭的。世界上不应该有人挨饿。”

这个观点,令我们感到愧疚。同样的,每当我们停下车来,人们就会围上来问我们问题并和我们握手,并且用手机拍摄魅影的视频,就好像它是某种神圣的事物。我们从没有遇到仇富的目光,而人们表达的都是:“恭喜你兄弟,你做到了!”如果我们一直开车经过斯科茨代尔、拉斯维加斯或者比佛利山庄,那种劳斯莱斯满街都是的地方,人们的态度也许会有所区别,然而在我们的这条路上,这台车代表了终极奋斗目标。

还需要加一次油我们才能顺利抵达亚特兰大。当我们第 二天在亚拉巴马州的普里查德停下来加油时,21岁的轮胎工Mario

Gibson飞奔出来为我们服务。然后我们如法炮制,向Gibson讲述了我们的“悲惨故事”,问他借20美元用来加油。他摇着头计算片刻后告诉我们,他真的只能借我们10美元。而且我们必须让他好好拍几张照片。他刷了借记卡给我们加了油之后,我开车带他兜了一圈停车场,看得出他很着迷。


随后,我们向Gibson交代了事实的真相,我们并没有真的被抢劫,并且要给他20美元的回报,因为他真的很大方。他告诉我们:“我对收银员说:‘那些帅哥都开上劳斯莱斯了,怎么连5美元都拿不出来?这肯定是扯淡呢。’但我还是给了你们钱,因为我就是这么一个大好人。”

“ 一路上骗吃骗喝骗加油其实只是这次行程中主要目标的前奏而已:到新奥尔良去蹭一间房间住才是终极目标。

我们一路带着胜利的喜悦飘进了市里面,Sabatini嘟囔着什么“完美结局”并且坚持要把目标放到最高点——我们要身无分文地入住丽思卡尔顿。


我们把车子交给了泊车小弟并且走了进去,立即就遇到了高度警戒的保安,不停地在用对讲机通话。我们了解到在仅仅几个街区之外的运河街上,警方已经拉起警戒线封锁了一个杀人现场,显然并不是想要恶作剧的最佳时机。“我们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吧。”Sabatini说。

再次出发后,当我们发现华尔道夫酒店时立即决定就是它了,这才是那种劳斯莱斯车主会住的地方。我们停下车走了进去,把信用卡和身份证存放在手套箱里——停在大厅外面的魅影就能说明一切。


酒店充满了白色的圣诞灯饰,一种有钱人过节时的装饰艺术风格。我们走近了前台。“我们被抢劫了,”此时我的说法非常有说服力,因为外面各种警察活动得非常频繁。“我们所有的东西都丢了,除了我们的劳斯莱斯。一旦回到亚特兰大拿到新的信用卡时,我们可以马上付钱给你。”

店员召来了经理,她稍微想了一想。

“好吧,”她说,“我们能不能把汽车作为抵押。”

“成了!”我想,“我们今晚就能住华尔道夫酒店了。”

“但前提是我们需要你提供曾经入住的资料。”她补充说。

遭遇失败之后,我们回到了车上,因为似乎需要在车里过夜的几率越来越大,所以车子看上去似乎也不是那么大了。当油量低位报警响起时,我们讨论的话题转向了是否应该回去使用Sabatini的希尔顿酒店高级会员卡来蒙骗那个经理。


但这就是属于作弊了。新奥尔良有一千多家酒店呢。其中肯定会有一家能因为我们仅仅开一台好车,就让我们免费蹭住一晚的。我只希望那家酒店不会有臭虫或者按时计费的停车场。


然后我们就发现了一个由科林斯风格的门柱、假常春藤和怪异雕像组成的灯火明亮的入口,华丽的文字符号表示我们到了“LePavillon酒店”。

“这看起来不错,”我说。“我们就去那儿吧。”我们从普瓦德拉街上转了进去。劳斯莱斯显眼地停在前台的视线范围内。通过酒店的大堂入口处,我们看到一个男人穿着西装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他快速跑出大厅猛地打开了车门。“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吗?”他问道。

我们祭出了常用的谎话:“我们被抢劫了。我知道这听起来很疯狂。但看看那台车。”

他叹了口气并揉了揉额头,“我看到车了。”经理说。我们精心练习过的扯淡还在继续。

“好吧,”他继续说,“这是我最后一天在这里上班。他们已经不可能炒我鱿鱼了。”“但是,”他补充说,“我们将质押汽车直到你们解决问题。可能需要扣个两三天。”

“这完全没问题。”Sabatini说。

我们已经达成了最终极的目标,在我们既没有用信用卡也没有身份证明的情况下,在新奥尔良蹭了两晚的酒店。

“需要上交劳斯莱斯的钥匙才能换取房卡这种细节已经不重要了,在我们前往电梯的时候,我们听到经理用严厉的指示告诫泊车小弟,在没有前台确认的情况下绝对不能放车。


LePavillon酒店充满了各种烛台和怪异的老画。它是登记在国家历史建筑名录上的历史酒店的成员,自1996年以来连续获得AAA协会的四钻评级。我们后来还了解到,这家酒店在新奥尔良“最闹鬼的地方”榜上有名,里面至少住着四个鬼魂——我们显然说的不是劳斯莱斯的“古思特”。

一切都如此顺利,在房间里庆祝的时候,我们在想着很可能开一台斯巴鲁力狮也能办到同样的事情。但显然开着魅影这么干的话会更有趣一些。

“事实上,这台劳斯莱斯并没有起想象中那样大的作用,更大原因是因为人们都很善良。

比如有一次在一个加油站,一个只会说一点点英语的服务员用他自己的钱让我们加油。我们驱车返回要给他还钱并解释情况时,他还给了我们四瓶水。


我们下楼给那个经理和盘托出了一切。这位来自澳洲的Nathan Stewart告诉我们,他一集不落地看过所有TopGear节目并且热爱BMW M车型。所以说我们最后还是被一个车迷给营救了,而且他觉得整个故事相当有意思。


“说实话,除非车子真的烂到不行,我才会拒绝让你们入住,”Stewart告诉我们。“我们经常会碰到骗子想来免费蹭房间的。即使我们同意入住的客人有时往往也不咋地。我们碰到过在自己房间里煮饭的客人或者把墙上所有防火报警器都拆下来的人。还有一次有个人在健身房里看了18个小时的电视,而且还没穿裤子。你们肯定不是最差的那一伙人。”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  我要点评
·别样的一组图 只要敢于练习多伦多就靠谱
·机器人赢了! AlphaGo首场比赛战胜李世石(图)
·郭德纲晒小儿子照片调侃:颜值乃兵家必争之地(图)
·政协委员:你说我花38万买块外国手表 是不是傻(图)
·伊朗突射导弹中东失火?美国表态微妙(图)
·11个富二代习以为常 普通人惊掉下巴的故事(图)
·30名日本人不听劝 在泰王室疗养地酒后裸泳(图)
·拽你妹啊! 女游客狂拽天鹅拍照 致其死亡(图)
 

免责声明: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络
转载要求:作者及来源信息必需保留。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
关 闭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