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新闻-人人都说普通话 广东话要消亡了吗?

人人都说普通话 广东话要消亡了吗?
2016-3-8 出处:加西周末 我要评论(0)

今年春节期间,香港教育局闹出风波。香港当局网站刊登了一篇题为《语文学习支援》的文章,该文章将97%港人每天使用的广东话称为“不是法定语言的中国方言”。这个说法触动了不少人的神经。再看温哥华地区,越来越多的政客在拜年时将“恭喜发财”的广东话发音“Gong Hey Fat Choy”改为普通话发音“Gong Xi Fa Cai ”;走在温哥华的街头,地产广告上“你好”的拼音也已从广东话发音“nei hou”变成了普通话发音“ni hao”。普通话在大温日渐强势,挤压了广东话的地位,两种语言愈发明显的竞争关系引发了“广东话正在消亡”的忧虑。

加西周末网

强势地位不在

广东话面临挑战

三十年前广东话绝对可以作为汉语的主流分支流行于北美的大学以及唐人街,当时的北美移民大多来自香港和中国南方。如今随著大陆移民人数的增多以及中国经济的崛起,普通话在这里也渐渐强势。

创意坊||

为了了解两种语言的使用现状,《加西周末》记者探访了丽晶广场、国际村及唐人街等地,对附近的商家、路人进行了随机采访。在丽晶的一家保健品店,工作人员王女士回忆起1994年到1996年的那段时期。她表示当时温哥华的大陆人口并不多,说起华人基本就是指香港人或广东人,“当时别说要做生意,就连找工作都要会说广东话,甚至不会说英语都没关系。大概在2000年后,会说广东话的优势逐渐淡去”。

网友金色蔷薇于2011年在本地一个论坛上发帖询问哪里有学习广东话的学校,有网友回复说可以去本拿比的中信中心(CCM Centre)参加培训班。《加西周末》记者在上周探访了这间机构,了解该培训班的入学现状。中信中心的前台对记者表示,“广东话班虽开设多年,但是因为近年来报名的人数不多,所以已经关闭相关课程。除了广东话班,原先该中心还开设过普通话班,但因为很多移民本身就会讲普通话,根本不用学,所以普通话班也被关闭了。”

从1994年开始,加拿大向中国大陆开放技术移民项目,加之同期香港移民大幅回落,中国大陆新移民在加拿大总移民人数下滑之际异军突。中国逐步成为最重要的移民来源地,说普通话的人口比例逐步攀升。

加拿大 永久居民按来源国2005200620072008200920102011201220132014菲律宾18,13918,40019,83724,88728,57338,61736,76534,31529,54540,035印度36,21033,84828,74228,26129,45634,23527,50930,93333,08738,341中国42,58433,51827,64230,03729,62230,39128,50233,02434,13024,640伊朗5,8377,4806,9746,4756,5807,4777,4797,53411,29116,781巴基斯坦14,31413,12710,1248,9947,2176,8117,46811,22712,6039,128美国8,3949,6139,46310,1908,9958,1427,6767,8918,5018,496英国7,2587,1408,2168,9798,8768,7246,2046,1955,8275,764法国4,4294,0024,2904,5325,0514,6464,0806,2805,6234,717墨西哥2,8372,8443,2392,8563,0923,8653,9474,2273,9964,478韩国5,8326,2155,9207,2945,8745,5374,5885,3164,5094,463

数据来源:加拿大移民部, 2014

1995年中国大陆移民为13,000多人,名列加拿大移民来源地第四位;而至1998年,首次上升至第一位,达19,600余人。2001年,中国大陆新移民人数更窜升至36,000多人。除了居第二位的印度之外,其他主要的移民来源地人数都不及中国大陆的一半。根据2014年加拿大移民部公布的数据,2013年来自中国大陆拥有加拿大永久居住权的中国公民人数达到34,130,居所有移民来源地的第一位。2014年来自中国大陆的中国公民人数达到24,640人,紧随菲律宾和印度之后,位列排行榜的第三名。

1994年:中国大陆技术移民项目开始1994年中加两国政府达成协议,自1995年1月1日起中国公民可以向加拿大政府提出包括独立技术移民申请在内的移民申请。独立技术移民政策的出台,让国内申请人看到了希望。当时的独立技术移民一般都具有较高的教育背景和工作能力。因此,他们在加拿大能够较快地找到工作,并为加拿大经济发展做出贡献,加国政府也十分欢迎此类移民。1999-2001年:加拿大迎来第一个大陆移民潮1999年到2001年,中国移民加拿大的人数进入第一个高峰期。据统计,1999年中国大陆共有约3万新移民进入加拿大,而这其中,技术移民超过2万,占绝大部分。由于当时政策较为宽松,而且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呼声高涨,国人十分渴望走出去与国际接轨。当时的申请人数非常多,以至于那段时间申请的案子,有的甚至积压了四、五年才得以受理。

加西周末网

从全国趋势来看,说广东话的人口增长速度要远远低于说普通话的,且未另澄清的汉语呈负增长,广东话群体的增长速度远远低于普通话群体的趋势十分明朗。

王女士来自大陆,1990年来到温哥华。她对记者表示:“现在就连年长的香港人都会说普通话,我开店十几年来,几乎没遇过完全不会说的,一年估计都碰不到一个。即便我不会说广东话,也不会影响做生意。”

开豆制品店的姜老板来自中国东北,他在丽晶开店十几年,也很少碰到完全不会讲普通话的。他表示,“我不会讲英语,如果真的无法用普通话沟通,那也没办法,但这种情况非常少。之前碰到的都是年纪非常大的,现在的年轻人基本都会说普通话了。”

加西周末网

姜老板

记者接连走访了食品零售店、旅行社、报摊等多家商铺,很多店家不约而同地表示,现在只要看到华人,打招呼的首选语言为普通话,如果对方讲广东话或者听出对方有广东话口音,才会转用广东话交流,这种打招呼的习惯与十几年前的情况完全相反。

20岁就从香港移民到温哥华的市民Nick对记者表示,以前只要走进中餐馆,服务员都会预设客人是说广东话的,而现在清一色地都先用普通话打招呼,“从这些小事上,就能感觉到普通话已经在大温慢慢占领主导地位”。

在华人旅行社工作了6年的陈小姐表示,近十年讲普通话的新移民比较多,在她进入职场的时候,会说广东话已经不是优势或强制要求了。“为了工作、交流,现在说广东话的群体也必须学习普通话了。我感觉香港年轻人说普通话越来越标准了,一些没学过普通话的老年人说起普通话也像模像样的。”

广东话群体基数庞大

普通话抢走半壁江山

即便市民在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明显感到普通话在华人社区日渐强势,但不可否认的是,说广东话的群体依然庞大,广东话在大温仍是华人的主要语言。

加西周末网

加拿大国民在家庭中常用的12移民语言的人口和比例,2011年多伦多最常用语言人数百分比广东话(第一位)156,4258.8未另澄清的汉语(第三位)124,9607.0普通话(第八位)91,6705.1温哥华最常用语言人数百分比广东话(第二位)113,61016.0未另澄清的汉语(第三位)86,58012.2普通话(第四位)83,82511.8渥太华最常用语言人数百分比未另澄清的汉语(第三位)10,4907.5普通话(第四位)6,2054.4广东话(第八位)4,7903.4卡尔加里最常用语言人数百分比未另澄清的汉语(第三位)20,8359.2广东话(第五位)16,9207.4普通话(第九位)9,9004.4

数据来源:加拿大统计局, 2011年人口普查

随着对华人社区越来越深入的了解,2011年加拿大统计局首次在人口普查中将汉语(Chinese)分为三类统计,分别是普通话、广东话和未另澄清的汉语(Chinese, n.o.s.)。温哥华说广东话的总人数为113,610人,说普通话的人数为83,825人,说未另澄清的汉语的人数为86,580人。

未另澄清的汉语人口占超过8万,约占三类语言总和的三分之一,但是这个人数无法归类给广东话或普通话,所以无法轻易地比较说广东话和说普通话的人数。此外这个数据统计的是市民在家庭中常用的语言,并没有统计市民是否会在其他场合说另一种语言,所以单纯依靠数据并不能得出“说广东话的人口基数远超说普通话的群体”的结论。

为了了解当下两种语言的使用比例,记者对路人和商家进行了简单的民调,结果绝大部分受访者认为两种语言的使用比例为1:1。

Ping今年25岁,来自香港,她在去年通过打工度假签证(Working Holiday)来到温哥华,目前在一家日本餐厅和一家建材公司做兼职。她表示在来到温哥华之前就知道这里的广东话群体非常庞大,所以对于在外国使用自己的母语,她并不感到惊讶。在Metrotown的日本餐厅店打工的时候,她观察到大多数客人会使用英语点餐,不过华人客户中讲广东话和普通话的机率各为50%。

加西周末网

ping

旅行社职员陈小姐也表示,虽然新移民说普通话的居多,但是老客户几乎都是讲广东话的族群。以她所在的旅行社来说,讲普通话和讲广东话的比例差不多,几乎是一半一半。但陈小姐提出,在不同社区,这个比例也会有差异,比如在橡树岭(Oakridge)的分店,讲广东话的就比讲普通话的多,因为那里的老移民基本都是说广东话的。语言通常还和年龄、移民年数有一定的相关性,陈小姐表示讲广东话的客人的年纪会比较大,而讲普通话的群体多是新移民,通常是20岁左右的学生以及30岁到50岁的群体。

 学术界未雨绸缪

广东话是在消亡还是回暖?

从数据以及民调的结果来看,广东话群体的绝对数字庞大,发展现状可谓良好。讲普通话的人口增长速度飞快,人口组成也比较年轻化,大温学术研究机构对广东话的未来发展抱有隐忧。

在大温看似成千上万的人都在说广东话,但UBC语言学研究学者Zoe Lam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广东话正面临消亡的可能。其原因一方面来自于社会和政府的压力,另外一方面是因为说广东话家庭的二代移民更偏向于用英语交流。

世界知名经济、新闻刊物《经济学人》在去年8月集中报道了温哥华普通话和广东话之间的“战争”。去年秋季开学后,UBC首次提供了学分制广东话课程。这似乎是自称拥有北美最大中文课程的UBC的一个不起眼的决定,但却引发了热改。UBC在近年来一直协助推广广东话,该校曾四度拒绝开办孔子学院、扩大校内普通话教学。相反校方却在2013年接受了一对香港慈善家约150万美元的捐款,以推广广东话教学。UBC的亚洲研究学系主任罗斯景(Ross King)更形容,校方拒绝中方的资助,就是为了抗衡这股文化上的霸权。《经济学人》评价,这实际上是学术机构对于普通话的一次公然反抗,是一场以卵击石、螳臂挡车的举动。

“随着UBC不断推广广东话学习项目,广东话学习热度正在回升。”UBC东亚研究学系广东话组教授Raymond Pai发出了不同的声音。UBC的广东话项目才开展短短两个学期,Raymond Pai已经看到了一定的成效。

加西周末网

Raymond Pai

他对《加西周末》表示,温哥华学习广东话的趋势和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一样。由于当下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力量很强大,现在许多广东话课程和学习资源为普通话学习让道。但是温哥华比起加拿大其他的城市更加有优势,因为温哥华有许多说广东话的社区,尤其是很多来自于香港的移民在潜移默化之中以不同方式改变了温哥华。当今在香港本土化潮流的推动下,有许多人想方设法地和自己原先的传统联系起来。因此,学习广东话是非常自然的起点。同时,因为说普通话的人口基数大,许多人认为说广东话是一个加分优势。

Raymond Pai正积极地推广广东话教学,他在教授广东话课程的同时,还继续深造语言学硕士学位。他将大部分的时间用于教授广东话,同时积极参与UBC的香港和加拿大合作项目(Hong Kong Canada Crosscurrents Project),除此之外,他还收集广东话学习资料,并分享到广东话学习数据库中。这个数据库对所有广东话学生、自学者和热爱广东话或对广东话文化感兴趣的人开放。

他非常看好广东话文化在加拿大的发展,他甚至对广东话在全球的发展都保持很乐观的态度。“随着在加拿大普通话学习人数不断上升,广东话可能不是最主要的语言,但是广东话仍然是被中国人使用最多的语言之一。当越来越多的资源纳入广东话教学,年轻一代认为学习广东话不仅非常酷,而且是相当自豪的一件事。”

 家的感觉

难舍广东话

曾几何时,两岸三地的年轻人确实以学习广东话为潮流。香港对外大量输出文化产品,谈到广东话,大家都会联想到80、90年代的香港电影、流行音乐。TVB电视剧在大陆刮起一阵收视热潮,周星驰无厘头的搞笑片和林正英的僵尸片是每个人成长过程中都绕不去的印记。对于港人来说,广东话的意义远远大于一个交流工具。

1996年,陈喜浩从香港来到温哥华。时光飞逝,陈先生现年65岁,已经在温哥华生活了整整20年。对于他来说,讲英语就是“小菜一碟”。可是陈先生向记者表示他还是倾向于说广东话。

“在20年里我回过香港几次,一下飞机听到广东话时,家的感觉就来了。”对于久居海外的陈先生而言,广东话有家的味道,带有一种亲切感,只有广东话才能够精准地传递他的思想和感情。

陈先生追忆当年他初到温哥华的情景,与现在做了一个对比,不禁感叹温哥华硬件设施变化之大。随着拔地而起的新楼,投入使用的加拿大线,和城市面貌一同改头换面的还有语言氛围。“以前坐在餐馆里的时候,身边讲广东话的人居多”, 陈喜浩唏嘘,“现在说普通话的人也多了起来”。

对于会说普通话的陈先生而言,大量中国大陆的移民来到温哥华为他的小商铺生意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他可以用普通话和来自台湾和中国大陆的游客熟练交流。

现在越来越多的华人第二代移民以说英语为主,陈先生对此有一种失落感。他常常鼓励自己的孩子们去中华文化中心学习广东话,因为广东话是文化的根。热衷于传统文化的陈先生在闲暇时间练毛笔字。他强调:“身为华人,无论是学习普通话还是广东话,都是很有必要的。”

 加西周末网

Steven Su

Steven Su,原先在广州居住,15年前来到温哥华留学。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以前去当地的一些政府部门,会看到一些条规翻译成广东话和普通话,但是翻译得有点奇怪。“以前讲广东话的都是香港移民,我们念书的时候挺多,但是到念大学的时候他们都回流了。” Steven说,“现在讲广东话的新移民比率很低。”

普通话与广东话的竞争

折射中港实力演变

对于香港移民而言,广东话是构成他们身份认同的一个因素,而这个因素在中港矛盾趋于白热化的社会环境当中,已经被上升为政治权利的象征。

今年春节期间,香港当局网站刊登了一篇题为《语文学习支援》的文章,文章指“香港是一个国际大都会,与急速发展的中国并驾齐驱,同时面对邻近地区的强大竞争,亟需发展两文三语。虽然基本法规定中英双语为本港法定语言,但接近97%本地人口,都以广东话(一种不是法定语言的中国方言)作为家居及日常交际的常用语言,而英语则多作商业用途。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定语言,普通话的使用日见普遍,反映大陆与香港经济及文化的紧密联系。”

两文三语两文为中文和英文,三语为广东话、英语和普通话。

文中称广东话为“不是法定语言的中国方言”,触动了不少人的神经。广东话的定位,一直以来充满争议。语言学领域有一句著名的俗语——“语言就是拥有了军队的方言”(A language is a dialect with an army and navy),自19世纪民族主义成为全球热潮以来,语言一直是左右政治的最重要因素之一,教育语言的运用更是国家对主权的演绎,是政府高度控制的环节。

自2000年开始,香港已经有不少中小学用普通话教中文,甚至已有用普通话教学的托儿所,不少香港小童牙牙学语时说的就是英文和普通话。“一些小学生在接受普通话教学的中文课后,已经不会说广东话中的‘薯仔’、‘番茄’,而只会说普通话中的‘马铃薯’、‘西红柿’”,来自香港的Ping对这种现象表示担忧。Ping在香港的时候,非常关注中港关系与其他社会议题,她曾多次参与争取民主权利的集会。她表示,“我不想香港人经历‘温水煮蛙’的过程,逐渐被剥夺说自己母语的权利。”

Ping的担心并不是毫无根据,中国大陆很多年轻一代已经不能准确地讲出家乡话,包括同样推行国语的台湾也面临着一样的问题。台湾移民Jean对《加西周末》记者表示,60,70年代台湾中小学即禁说台语。国语教育通过统一用词,设定单一的答题标准,抹杀了语言的多样性,这是一个同化的过程。“和秦朝‘车同轨,书同文’一样,我们以前在学校里讲台湾话是要罚钱的,但这也是响应当时的社会需求,因为当时的社会需要有这样一个凝聚力。但不可否认的是,这里面存在一定的政治意图,也必然会产生反作用力。”

相比身在香港的青年,温哥华的香港移民似乎因为与香港社会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所以普遍将普通话的强势归为经济发展的结果。有人总结,普通话之于广东话,就是简化字之于繁体字,争来争去最后还是马太效应,哪边用的人多哪边就占上风。大陆经济越来越强,再加上大陆与广东、香港的交流越来越紧密越来越频繁,不少受访者都认为港人开始学习和使用普通话是非常自然的事情。一些商家提到因为台湾也讲国语,所以普通话成为两岸三地、海外华人的口语可谓大势所趋。

广东话学者看好广东话文化在加拿大的发展,但预测广东话的地位可能不会赶超普通话;香港青年忧虑现在的政治情势会阻碍广东话发展,但表示仍会积极捍卫;瞄准大陆市场的商家表示愿意配合使用两岸三地都通用的语言。广东话是广府文化的载体,失去这种语言可能会让伴生的文化消失。令人欣喜的是,在大温我们看到说广东话的族群不约而同地在寻求两种语言共存方法。希望在加拿大的多元文化环境下,两岸三地的华人能够以自己的语言、文化为豪,并尊重各自的母语,一起保护不同语言的文化底蕴与传统。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  我要点评
·知道吗?中国中产阶级最喜欢来加拿大旅游
·11个富二代习以为常 普通人惊掉下巴的故事(图)
·雅思水平止步不前,学习方法你找对了吗?
·多伦多房价凶猛 有可能涨到和温哥华一样吗?
·加国房价飙 合伙买房可行吗?
·这是疯了吗?加拿大一豪宅超过叫价1百17万成交,买家是华裔
·不管什么移民 别等太久行吗?
·加籍女子国外生的孩子是加拿大公民吗?
 

免责声明: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络
转载要求:作者及来源信息必需保留。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
关 闭
关 闭